我在香港看“上访”
发布时间:2013-01-22    来源:渭南市信访局
   在香港立法会实习时,我亲历了一次议员“接访”。当然,香港没有“上访”这个概念,正式的叫法是“申诉”。

    接受香港居民申诉并作出处理,是基本法所规定的香港立法会职权之一。秘书处的申诉部具体负责申诉事宜,为议员接受并处理市民申诉提供支援服务。市民要向议员申诉并不难,只需向申诉部预约;议员会决定是否作出会晤以及会晤时间。由于立法会大楼办公场所紧张,申诉部设在不远处的花旗大厦中,和工商银行、 巴克莱银行等同楼办公;透明的玻璃门,简洁的问询处,干净的办公室,和一般公司没什么两样。

    申诉部接待室并不大,也就三四十平方,被一条长桌大致分割成两个部分,一侧是申诉团体代表座位,另一侧是议员和工作人员座位。我们走进接待室时,申诉市民已经到齐,二十多人安静地坐在座位上,有的在小声交流,有的在翻看资料,衣着齐整,面色平静,面前是厚厚一摞申诉材料。申诉团体这一侧墙上还挂了一 幅自制海报,上面贴满了照片,醒目位置写明了诉求。

    这起“上访”并不复杂。近期由于政府正推行观塘市中心重建项目,需要收购某大厦,市政局与住户已就补偿标准达成一致,存在争议的只是物业面积。双方各自聘请了测量师,结果自然大相径庭。

    申诉代表先发言,理性平和、彬彬有礼,讲到街坊家庭情况,现场不时还有笑声,气氛一点也不紧张。发言代表还各有分工,有的负责谈事实,有的侧重讲诉求,把申诉事项阐述得清清楚楚。“接访”的三位议员分属不同政党,都十分耐心负责,仔细询问争议事实,核对相关证据。这三位议员中有两位是律师,另一位是 前政府官员,对法律问题和政府运作都十分熟悉,提出的意见不时得到申诉团体掌声;沟通技巧也颇为值得称道,既有理性分析,又有轻松玩笑,互动十分频繁,不知不觉缓解了对立情绪。

    最后是三位议员总结发言。他们首先表明了态度,基本赞成申诉团体意见;接着又强调,并不是因为申诉代表是自己选民才“帮亲”,而是独立判断,讲求公道。政府如果错了,绝不偏袒;市民诉求不当,也不纵容。三位议员决定先与政府部门召开闭门会议,了解政府意见;然后组织申诉团体和政府部门对话,看双方能 否达成妥协。如果谈不拢,就进入第二轮协商,涉及的政策问题将在立法会的质询环节和法案辩论中再次向政府部门提出。对这个安排,申诉团体代表都表示满意,一阵掌声之后陆续散去。一位老阿姨出门前没忘记取下墙上海报,还把散落在地的材料归拢好,装进手提袋中。

    其实,这只是香港一起非常普通的“上访”。香港立法会共有60名议员,接待市民申诉是他们的重要工作。即使是工作繁重的立法会主席也不例外,再忙也 不能怠慢了“接访”。每周有6位议员在申诉部轮流当值,接见已预约的申诉人或申诉团体。每周“执勤”议员的名单,月初都会在网站上公布;市民可以“看人下 菜单”,挑选自己欣赏或信任的议员来申诉。有媒体还编制了排行榜,对各位议员的“接访”表现逐一点评——处理申诉公道、高效的议员就像明星,总会被市民“ 热捧”。

    议员处理“上访”又有什么法宝呢?每周三全体大会议员质询、事务委员会日常监察以及审核政府预算开支等,都是议员向政府施压的方式。但议员在处理申诉事项时也有技巧,既不干涉政府具体运作,往往以小见大,把个案诉求转化为法律问题,督促政府检讨相关政策;也绝不无理强制政府全盘接受,只会慢慢加码, 不断试探,直到触及底线,最终促成官民妥协,实现利益平衡。立法会还会定期公布市民申诉,相关部门在民意压力之下,也会不断对成为申诉热点的政策进行评估和检讨,及时予以修正以适应社会发展和市民需求。

    议员直接处理申诉事项,在特区政府和香港市民之间建立了一道“减压阀”。事前建立这道“减压阀”,比事后增添“灭火器”,来得更有效率,成本更低,动荡更小。

(作者为《华东法律评论》编辑)